Menu

看不懂「荔枝」和声音经济,说明你老了

发布时间:2018-01-17

孤独是常态,陪伴是刚需。声音也许是最长情的告白。

对于中老年人,声音是学习和认知工具,声音经济是知识付费,是单向购买缓解焦虑。

但对于95后、00后,声音是二次元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唯一连接,声优大人至高无上,声音经济是陪伴社区,是互动式的情感载体。

所以如果你以为喜马拉雅和蜻蜓与荔枝是竞品,不好意思,你大概是老了。

因为前者是PGC内容,线上有声图书馆;后者则是UGC社区,年轻人玩声音的泛娱乐社区。如果拿视频平台做比,前者像爱奇艺,后者像Blibli,前者重在内容输出,后者重在用户聚合。

不久前完成D轮5000万美元融资的荔枝FM于上周举办品牌升级发布会,更名为荔枝,更换VI,发布由熊本熊之父水野学操刀设计的吉祥物,荔枝创始人赖奕龙接受36氪专访,聊了聊迈入第五年的荔枝,从前的选择和未来的成长。

目前,荔枝已有超过1.5亿注册用户,月活3000万,月活跃主播超过300万,月流水近亿元,并于今年盈利。营收的主要来源是荔枝自2016年10月上线的语音直播

一方面,荔枝依靠语音直播让营收稳定上升;另一方面,荔枝在不断寻找新的玩法,让声音经济不再只是“用于进阶学习的语言工具”,而成为“年轻人维系情感连接的社交方式”。


根据用户需求转型,伴随二次元红利成长

赖奕龙说,做社区不是一件易事,实际上所有开始就瞄准某个群体设定的产品很难做好,调性是强求不来的。荔枝的做法是顺应用户的聚集,制定相应的产品策略。

初代的荔枝是妈妈给孩子录制故事音频的工具;后来则聚集了大波粉丝经济催生下的饭圈年轻人,赖奕龙回忆道,EXO在国内刚刚大红,经张艺兴、鹿晗转发,数据一夜飞涨;再后来则是国内二次元文化辐射增强,用户规模快速增长的阶段,二次元成了荔枝用户的重要标签,广播剧社团在荔枝活跃,河图等古风音乐大V和爱好者都在荔枝上聚集。

今天荔枝的用户,有超过90%的用户在25岁以下。他们的需求不在知识付费,而在娱乐社区,因此,在录播的基础上,荔枝开启了语音直播版块。

目前荔枝有接近50万直播主播,99%是从已经有粉丝基础的录播主播转型而来。荔枝以类似YY的家族模式,签约200多个家族,由资深主播培训新人,按照营收梯度分成。头部主播的粉丝达到百万,收入月流水超过百万元。

赖奕龙说,粉丝在开通直播和礼物打赏后黏性更强了;主播则更享受直播带来的,类似电台DJ的荣誉感和即时的情感交流反馈。

与视频直播形式相近,逻辑完全不同

虽然名为直播,变现的方式都是礼物打赏,语音直播与视频秀场直播的用户重叠度很低,需求和逻辑也不同。

秀场直播的主播依赖新鲜感,以颜值为驱动,生命周期较短,收割一波红利后容易过气,平台也在为ARPU值穷尽花样。声音直播的内容以情感交流、脱口秀、唱歌为主,主播都有核心的铁粉圈子,长期收听,逻辑更像粉丝应援,随着时间推移忠诚度越来越高。

与男性用户希望砸钱希望在线下与秀场主播见面不同,荔枝做过调查,大多数年轻的女性粉丝并不期待见到主播本人,没有确切的画面,反而有无限的想与做梦的空间。

因此,时间是声音的朋友,毕竟一个主播的声音是几十年如一日的,荔枝的直播收入并不是一夜爆发,而是ARPU值持续稳定增长,赖奕龙认为一年翻一倍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同时,因为用户精准,荔枝也正在成为影视明星宣发的重要阵地。近期小鲜肉胡一天携《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》在荔枝与粉丝互动,录制的叫醒音频在几天内播放量达到了近300万次。

转自36氪


Copyright © 2017. 永徽(珠海)资本管理有限公司. All Rights Reserved.

网站地图法律声明友情链接